茅盾:街头一瞥

  市商会通告各商店即日开市。

  哦,开市了。然而南京路以及其他各路却活现着一副尴尬的"市容"。大多数商店的大玻璃橱窗,平常是争奇斗艳的,此时却都钉上了毛坯白木板,咳,甚至还用了杂色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拆下来的旧料,好像一些披着麻布袋的叫花子。

  究竟四大公司①以及其他头等商号还识体,没有背上那倒楣的"麻布袋",只不过少开了几个门。

  ①四大公司指当时上海最大的四家百货公司:永安、先施、新新、大新。

  干么要钉上那些木板呢?有人告诉我:防流弹。然而当真来了流弹的话,我很疑心那些薄脆木板未必能挡得住。

  又有一说:恐防难民抢劫。这话也许道着了钉木板者的心理。可是我一听这话,忍不住打了个冷噤。难道那些自庆托庇于"安全地带"的商人竟能设想到我们的遭难的同胞会如此糊涂?

  我憎恨这样的钉木板的动机!

  然而钉木板的传染病却在蔓延,甚至一家小小的理发铺也不三不四背着几根木条子。

  党政机关,地方团体,工部局,各日报,都已经再三警告市民们:切莫拥集在街头看飞机。然而各马路旁依然挤满了看热闹的游手好闲之徒。

  是的,我要直呼他们是游手好闲之徒!从他们那无目的的彳亍上,从他们那嘻嘻哈哈的嘴脸上,从他们那看跑马似的望着敌人的高射炮的烟圈的神情中,我要直斥他们是游手好闲之徒!然而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呢,我想着真难过。

  突然他们又都纷纷乱窜了,像一群受了惊的麻雀。谁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跑了一阵又立定了,依然又像散兵线似的占领了人行道。刚才为什么乱跑,已经忘记了,好像刚才跑得那么慌张的,并不是他们自家。

  然而有时候他们跑的原因却也容易明白;那是因为实在拥挤得过分了,有巡捕作势扬着木棍来了。

  一辆黑牌汽车啵啵地驶过。啊,一块钢板护在车顶上,四角用绳扎住。只是普通的麻绳,显见这样的装置是急就章。

  “一定是什么办大事的人坐着到前线去的罢?"——我这么想,想从那车的后窗望一下。看得清清楚楚,车中是两位女同胞,烫得极讲究的头发,颊上胭脂,气色火黄。而乌黑闪光的车身也丝毫没有风尘之状。

  啊威博娱乐啊!漂亮的太太、小姐!您既然怕吃流弹,何不"无事家中静坐"啊!

  这两位坐在钢板护顶的汽车里(www.lz13.cn)的女同胞,大概设想那所谓"华界"者要不是荒凉若墟墓,就一定是纷乱惊慌如失火之戏场罢?可是我已经亲眼见了不是这样。"市面"自然冷静些,但街上并没有那么多看飞机大战的闲人;你也许感到悲凉,但更多的味儿是镇静严肃!有一位今天到上海的朋友说:“在霞飞路上,感不到战时的气氛;在南京路上,感到确是不平常了,但又不像战时应有的气氛;只有在所谓华界内,这才有了正常的战时景象。"这话,值得我们想一想。

  沪东大火两日两夜,战士们出生入死,喋血市街;然而在苏州河以南的特一区特二区的中国同胞们大多数又是那样。我们怎能禁得住不伤心,然而失望么,决不,这只使我们更认清了一点:民众的组织和教育工作实在不够,非赶快努力不可!

  生聚长养,啼笑歌哭于特区的一般市民,在性格上大概也有点"特"了罢?但愿漫天的炮火能够烧净了这"特",从而锻炼出当此大时代中做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胆识气魄!

  

  • 茅盾作品_茅盾散文
  • 茅盾:雷雨前
  • 茅盾:冬天
分页:123